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玥珺情感

从心开始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王玥珺】夫妻本是同林鸟  

2009-05-19 14:10:12|  分类: 【随笔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夫妻本是同林鸟

/王玥珺

【王玥珺】画心 - 王玥珺 - 玥珺空间

 “乖,听话,别出来!”

    我死死按着笼子门,抵住了使劲往外乱窜的大腕儿的小脑袋,低声安慰着,唯恐它张开嘴巴弄出什么动静。失去自由的大腕,气得小眼睛鼓鼓着,疑惑地望着我,小爪子在笼子里啪啪地挠。车厢里乱哄哄的。刚刚上车忙着寻找自己座位的旅客,司机和乘务员,谁也没有注意我皮箱里是条小狗。那会儿,好紧张,心怦怦跳,像做贼似的,浑身的毛发都一根根竖了起来,头皮感到硬邦邦的。没有被发现,总算松了一口气。

 

    我知道,火车不让带宠物出行,汽车也不让带。为了给突然吐血的大腕,回沈阳治疗,只能铤而走险,将它带上了汽车。发现再说吧。我伸出手,下意识地抚摸着爱犬,默默祈祷:宝贝儿,你会没事的!你一定要好起来,健健康康成长,你一定要活蹦乱跳的与我一起生存在这个世界上。一定!大腕懂事似地依偎着我,并用舌头不时舔我手,像是安慰我焦虑紧张的心情。我感到它舌灼人的热,鼻头湿润的凉,心中一阵酸楚......

 

    汽车启程了。我视而不见地望着窗外景色,默默流泪。心情由昨天晚上发现大腕生病那一刻,便降至零点,不再升温。我的视线,模糊地眺望片片翠绿的旷野,仿佛久违的蒿草气息扑面而来。我贪婪的深呼吸着,可是,一股强烈地烟草味道,夹杂着垃圾场特有的霉臊狐味,像一团弥漫的浓烟,冲进我的鼻腔。噤起鼻孔,环顾左右,我相信,绝对不是我家大腕儿释放出来的味道。

 

    前排铺上,一对恩爱夫妻,正在缠绵生活中的细节。女人开启一瓶酒,递给男人,然后,笑眯眯地看着他,男人喝的津津有味。女人又剥开一只香肠,放在他手心里,男人点头表示感激,然后,吱一口酒,叭一口肠,吃得幸福圆满。

 

    哭着离开老公,带着病恹恹的小狗,在这条长长的路上,奔赴救命的终点。那田埂上绿色铺就的村庄,在眼前,重重叠叠的过去了,却总是没有把我的忧伤,留在麦田里,我仍然带着满面的愁容,情牵大腕,走过一站又一站,绕过一山又一山。

 

    车窗缝隙,钻进一缕凉丝丝的风,潜伏在车厢四处,随着车速的变化,像蛇一般地从脸庞滑过,惬意的瞬间,思绪闲暇的空挡,升起一片对大腕身体状况的担心,眼睛深深处,粘湿而滞重起来。我感觉到,在这个充满爱情温馨的车厢里,只有我,焦虑不安。我这颗孤零零的心,跳动着未知的吉祸,瑟瑟搜寻着无助时候的精神支撑。

 

    飘来一缕令人做呕的气味……

 

    车,嘎然停止,司机高高的嗓门:上厕所啰!旅客们就像被按了电钮,顷刻间,弹簧似站了起来,大家沿着最后一线晚霞,走进灰蓝的天空,站的站着,蹲的蹲着,根据性别特点,裹着油绿的风,迅疾地解决生理本能的释放。没有蚊子的季节,掩藏自己的私处,留下一片唰唰哗哗的声浪。哈,大腕也在这个望不见一盏灯光的寂寂原野上,蹦跳地,一路点滴撒尿,试图抢占一个无边无际的夜,一个无穷无尽的,春绿浸透的,墨绿色的夜。它是那样的全心全意,似乎为我……

 

    旅客们拥挤在车门口,车厢里的灯光剪影中,那对恩爱夫妻,撕扯着。女人不停的叫骂声:死鬼,早晚喝死你!瞧你又拉裤兜子里啦!看病钱都白花啦,我这次就把你送给沈阳的弟弟家,就不再管你啦!”人们闪向两旁,她,那个无比温柔的女人,蛮是力气地拉扯着她那个两脚踏空般的无法站直的男人,下车撒尿。

 

    一股恶臭,飘来。我打了一个寒噤。险些松开手中的狗笼子,蛮有同情心的司机,叫着那个女人:“你就让他在车边尿吧,没有人笑话一个病人,你回去就买四十斤酒给他喝上,你不就彻底省心了吗?我今天算是赔透了!拉你这个客人,回去就得换一套行李!

 

    人们,各归各位躺下了。我从那个散发臭气的男人身边掩鼻屏息匆匆过去,黑暗中,男人呆滞的目光,幽幽的盯着我。我的心,就象被蜂冷丁地蛰了一下,莫名其妙的疼痛起来。

 

    我躺在床上劝慰自己,这个男人非亲非雇,不要管闲事了。我牙齿咬出了声响,真想蹦起来,质问那个女人,为什么给脑血栓病人喝这些酒?安的什么心?我并没有那样做。人命关天的事,在那个女人浅浅的笑容里,淡了下去。

 

    我猜测:他们是亲两口子吗?你们是夫妻,有病了要给人家弟弟送去?说得过去吗?是半路的吧??我思忖良久,终于将嘴边话强咽了回去。

 

    一个比我还八婆的男人:大姐,您老公年轻时候,也很爱喝酒吧?病多长时间了?

女人撇着嘴唇,鄙夷的样子,说:咳,他喝出脑血栓半年了,开始还能走能撩的,现在胳臂腿都不好使了,后脑勺里面血管已经梗死了,还要喝尿水子,一天一斤多。他早晚得喝死!何止喝了一斤?我分明看见铺上已经有好几个空酒瓶了。

 

    问话的男人,阴阳两掺地笑起来,笑得让人浑身不自在:讥讽?嘲弄?厌恶?说不清了。上下邻铺的人,都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。我低头看看酣睡的大腕儿。我也笑了,笑得很苦涩。

 

这个夜晚,我久久无法入睡,感触颇多。我注意到,那个女人,又使劲开启一瓶酒,递给男人,然后,笑眯眯地看着男人。丈夫贪婪地喝得津津有味。女人又体贴地拨开一只香肠,男人大口吃得喷喷香香,还不时地点点头,感激妻子,然后,吱一口酒,叭一口肠,喝得生活幸福,吃得婚姻圆满……,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【王玥珺】画心 - 王玥珺 - 玥珺空间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89)| 评论(17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