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玥珺情感

从心开始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王玥珺】“六一”惊魂  

2009-06-03 18:18:51|  分类: 【随笔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六一”惊魂

文/王玥珺

【王玥珺】“六一”惊魂 - 王玥珺 - 玥珺空间

 

 

    清晨,电话响起.

    老公的声音:"嗨?起床了没有?又熬夜了吧?孩子上课去没?大腕好些没有?"老公每天殷殷的关注,令人厌烦.我幽幽地叹口气,尽量把他这份婆婆妈妈的电话遥控,当成是他对我和孩子与日俱增的牵挂,想念.懒洋洋的声音,顺着一根电缆,穿越三个省:"我,还想睡会儿……"

 

     "叫你别上网熬夜,你偏不听,很快当丈母娘了,要勤快点,早点起床,买菜,给孩子们做饭!"他有些气急败坏.他一贯对我的忍耐变本加厉.

   

    放下电话,我对镜自怜.一袭天蓝色的裹胸纯棉大碎花睡衣,一条细细的吊带斜系脖颈,一派慵懒女人的味道.庆幸未曾留下四十一个沧桑岁月痕迹的脸,需要辈分的角色转变,依旧浮凸有致的身材,就要被丈母娘这个老气横秋的身份,所取代.在我的认知中,丈母娘,大婶,大妈,奶奶,是一个级别的女人,是乡下人对七老八十的上了年纪的妇女的统一称谓,

 

    我痛恨那个无情岁月,让一个由生存环境所迫不得不早恋,继而转换为自恋的我,过早地享用女子贬值的称呼.丈母娘,这,让我羞于接受,似乎超前享有这份优厚的天伦待遇,实在受之有愧,自感尴尬,又心存不甘和无奈.

 

    记得一次,一位农村妇女,大约有50岁模样,吸烟,急于向老公借火:"大爷,有火吗?借用用?"老公当时很不悦地递给她火柴.回家后,他还没换拖鞋,就跑卫生间照镜子,然后,表情紧张地问我:"哎,我有那么老吗?你那面膜是不是应该给我用用?刚才那个女人,看上去有50多了,她竟然管我叫大爷!她严重伤了我的自尊,她真不如直接骂我一句脏话好听呢!"那件事,我笑了整整一年.

 

    宝贝女儿,突然把小伙子带回来,让我有一种拉不住青春尾巴的紧迫慰.他让我在自己家中不可思议地感到拘束,零上34度气温,厚衫紧裹,时刻要注意生活小节,举手投足,一言一行,尽量把“丈母娘”的身份演绎得恰到好处,无可挑剔.虽然,他并没有公然叫我丈母娘,只是阿姨长阿姨短的打招呼,但是,我心里已经笃定:丈母娘宝座非我莫属,没人理会你的资历.这恐怕也算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组成部分吧!

 

    好在,那小子很会说话:阿姨,您真年轻,我同事都不信您是我丈母娘.

   

    “六一”,那小子开着我为他们买的新车,两人双双去游玩.我终于可以卸下丈母娘的装束,洗心革面,重新做回自己,终于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屋顶啦.

   

    俺,虽然,没有受过高等教育,但是,心中,却装满英格兰情调的生活.俺在这栋错落有致舒适的欧式楼宇里,光着脚板,在温热地板上,踏着万束阳光的折射,舒臂而舞,随意而歌.将淋浴喷头开到最大,哗啦啦冲水声,瞬间阻隔了城市繁忙喧嚣的一天.平素,喜欢披着浴衣在家里,惬意地走来走去,夜晚,喜欢裸睡,睡得踏实.

 

    足足两个星期,失去自由的我,每日上街买菜,很贤淑的当着丈母娘.今天,难得空闲,在为我把风的反锁门里,暗自庆幸家中的安静,三下五除二扔去伪装.冲洗数分钟后,在紫檀香木泛起的光亮中,几幅大家手迹的书画空间里,在一台超薄液晶电脑的陪衬下,一个裸人儿,返濮归真,回到原始,登入厅堂,进入卧房,载歌载舞,天上天下,惟我独尊.

 

    虽然,这不是高品位的生存状态,但也是有条不紊,无拘无束的生活.

   

    些许微风,掠过铁纱窗,掀得没有拢紧的落地窗帘,面向世界敞开心怀,任由风儿吹抚全身,幕布抖动与蓝天辉映,宛若海浪波涛翻涌.在这样具象活力与永恒世界,享受奢侈的余暇孤独.我,安闲地舒展身躯,惬意躺到床上.小区外的大街上,车辆来往的嘈杂与我无关.我的世界,只有一个裸露的身影,在一张宽大的床上,头枕着女儿为我买的,睡觉脸上挤不出皱纹,又不会弄乱头发的丝绸软枕,面向窗外蓝天,随意侧卧,从容,优闲地读书.

 

    八九点钟的太阳,温暖地亲吻着每一寸肌肤,不知不觉,我已恹恹欲睡.朦胧间,大腕疯狂吠叫,窗外一阵响动.我蓦地睁开双眼,顿时大惊失色:两个空中飞人,正俯视在我家六楼的玻璃窗上,窗帷与蓝天之间,无端塑现出两个鬼影.

 

    我虽梦飞魄散,吓得筛糠,但临危不乱那点修为还是有的.瞬间惶恐过去,旋即稳住自己,佯作一无所知,微闭双眼,假装睡梦中甜蜜地翻身,顾头不顾腚地将三点私处紧紧附着床上.我知道,与其惊慌失措蹦跳起来大呼小叫,不如以静制动,来的理智.我在摸索着枕下的手机,准备报警.

 

    "你看那,你看那,哈哈,哈哈……"一个年轻男人意外惊喜的笑声.

    "快干活!别乱看!"一个年长男人的声音,斥叫着.

 

 

    玻璃窗上,两个大字型的人影,互相拉扯着吊在他们腰间的绳索,你推我搡,竞相观看一个摆放在光天化日之下,裸露整个身体的女人.我,羞愧.我,愤怒.我,恨不得学习邓玉娇,拿起水果刀,冲向他们.也做一把现代贞洁烈女!

 

    无数个恶狠狠的念头,在我的心中燃烧.可是,我恍然大悟,他们是维修小区楼体的工人.是我,疏忽大意,忘记了今天应该修到我家这栋楼,才被他们光溜溜地敛入眼囊中.两个窥窃的影子,带着看完一幕摄人心魄A片似的欣喜,带着占大便宜后卖乖似的嘲讽笑意,瞬间,鬼魅般的消失了.

 

    阳光,依然灼热.我,愤怒如火.

    饱受惊吓,历经屈辱,这场恶梦般的意外窘境,如此,如此,我又能有什么别样选择吗? 身心遭受这样的礼遇,代价是,心律紊乱,腿肚抽筋,瘫卧在床,说不出话,动不了身,想拉过床单遮挡身体的力气都丧失了.

 

    卧室里静悄悄的.石英钟滴滴答答.大腕酣酣的睡着.

 

    我,欲诉无人,欲哭无泪.连憋气带窝火地躺到中午.大腕醒来,饿了,用它那小爪轻轻地抓挠着我.我刚刚受了强烈的刺激,无力的起身,穿上冬天那套,三层保暖的内衣,关闭塑窗,紧拉窗帘,喂完大腕,我已经汗流颊背.

 

    我打开空调,在凄凄冷风中,哭了.好窝囊,大白天在自己家,还摊上这么个事儿.对孩子说吗?姑爷知道多丢人.对老公说吗?他还不得顺着电话线冲回来,告物业管理没有预先通知业主.够麻烦的,还是我自己给这两个无知的,没有教养的民工,定个公然侮辱妇人罪!得了.算了.忍了.

 

    大腕懂事似地舔去我脸颊上的泪水,低声呜咽着,像安慰,又像鸣不平.我轻抚着爱犬,心想,有些两条腿的人,真的远远比不上四条腿的畜牲!

 

    无论品格,还是道德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王玥珺】“六一”惊魂 - 王玥珺 - 玥珺空间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20)| 评论(1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