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玥珺情感

从心开始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玥珺随笔】俺“甲更”了  

2010-01-07 13:58:37|  分类: 【随笔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【玥珺随笔】俺“甲更”了 - 王玥珺 - 新年快乐!

 

俺“甲更”了

文/王玥珺

 

自从,老公发现我总是偷偷给楼道里住着的那个傻子送饭,他对我的行为很不理解,他打电话很忧伤的告诉女儿:“外面甲流,尽量少去人多的地方,你妈现在已经甲更了,她善良得不顾自己安危,不是花钱买猫粮喂外面的流浪猫,就是把好吃好喝的,送给楼道里的流浪汉,家里有个甲更真愁人那!”

 

女儿也打电话一再提醒我:“你一定要听我老爸的话,你就老老实实本本份份的在家呆着,你格外要注意人身安全,万一被流浪汉拐骗,卖到山沟里,你一个甲更妇女,还有生育能力,最低也值三千两千滴,贵贱多钱不说,等俺把你解救出来,你再给俺带回一个智障弟弟,你这不是逼俺杀人吗?”

 

老公也非常严肃的教育我:“外面这个人不见得是个智障,站起来比我还高,走路比我还快,虽然脏的看不出来他实际年龄,但他是有手脚的壮年男人,天天委琐在墙角,或许是另有原因,或许他是个在逃犯,你千万不要走近他,他很清楚,白天就你一个女人在家,”他说着说着举起双手比画成心的形状,然后,又阴森恐怖的说:“他说不定就会在你给他送食物的时候,掐住你的脖子,管你要钱,更说不定打上你的主意,然后……把你掐死,跑路!”

 

老公的话,吓得我胆战心惊,孩子的话,让我毛骨悚然,由于外面住着傻子,害得我不敢一个人上下楼。老公为了我的安全,他每天上班都会把我反锁在屋子里,以防万一。

 

 

 元旦假期,我依然没有作息时间,想睡就睡的,没有生活规律,想吃就吃的蜗居在家。可是,当我端起热乎乎的新年饺子,我就有咽不下去感觉,因为,我又想起来楼道里还有个挨饿的傻子。

 

于是,趁老公放松警惕,没有反锁门的那一天,中午,我特意给傻子包了一顿饺子,热气升腾捞出来,装进食品袋里。我找到一根细绳,一头栓着塑料代,一头攥在手上,打开门,探出去半个身子,把饺子慢慢的竖到楼下,当饺子还在半空中时,我说:“给你饺子。”我的声音,落进楼道,带出一个虚拟的回响。躺在那里的傻子,听到后,激动得雷击一样,猛然站起,迈着慌乱脚步,奔楼上跑。

 

我紧张起来,想尽快放开手中的绳子,把饺子扔给他,退进屋子。我一着急细细的绳子,将我手指撸掉一块小皮,我顾不得疼痛,正要撒手,只见那个傻子,双手抓住饺子袋,兴奋的使劲往下摘绳,可是,绳子被他越拉越紧,又见他趔趄地跑到躺着的地方,我以为他要去取刀剪断绳子,我刚想把饺子袋和绳子一块扔了,赶紧跑进屋。只见,傻子拿来一个方便面盒子,抓住塑料袋,将里面的饺子,一古脑儿的倒进他那脏兮兮的盒子里。

 

然后,他抓住塑料袋,把脸伸进里里面,贪婪的舔食着里面的韭菜叶,傻子真的饿急了,又好象几年没有吃过热乎饺子的样子……这一幕,深深印在我的头脑中。令我心酸,动容,泪眼模糊。

 

我不知道傻子叫什么名字,为什么一个人流浪在此。我不知道他从那里来,家在那里,他有没有挚爱亲人,我也不知道他曾经做过什么,他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。目前,我只知道他是个肮脏的乞丐,是人类的弱者,相比健康人,他们是卑微的,惨淡的,低贱的苟活着。

 

我虽然不是大款富翁,自认自己有一双慈善的眼神,更有一个博爱的胸怀,但是,面对饥饿地躺在楼道里的傻子,这样如此廉价的生命,如果不闻不问。我的心中,就会莫名生出一种羞耻与堕落的感觉。只能,用我的怜悯与同情,从手缝中撒出点滴的施舍,满足这个傻子吃上一顿饱饭的心愿吧。

 

回屋,我也吃了几个饺子,感觉我饺子咸了,我沏了一杯黄瓜片冰糖水,滋润的喝着。我又好奇地开门,看楼道里的傻子不见了。我想,他一定去找水喝了,找不到水,他也许会吃外面的雪,我为忘记给他拿水喝而愧疚着。

 

下半晌,我听到走廊有声音,我家小狗开始汪汪,我知道傻子又回来了。我把塑料袋里装上一瓶水和一个苹果,悄悄开门,用绳子竖下去,告诉他:“给你水和苹果。”我的声音又落进楼道里,很响。傻子张开双臂接过塑料袋,拿走水和苹果,他嘟囔着说:“饿了饿了饿呀!”我知道中午那盘饺子没够他吃。

 

我关紧门,走进厨房又装塑料袋里两条大麻花儿,轻轻打开门,竖了下去。傻子抬头看见塑料袋,马上蹦起来伸手接食物,嘴巴里高兴的嘟囔着:“还有啊,还有啊!”傻子见到食物的样子,开心无比。

 

   晚上,老公下班回来时候,看见傻子躺在楼道里,窗台上有半个麻花,他知道又是我送的。进屋就质问我:“你是不是又出去的色了?”

 

   我自作聪明的说:“你放心好了,我这回是手拿着细绳慢慢放下去的,我没走到他身边,我警惕着捏,有危险我马上跑回屋子,关上门啦!”

    

老公恶狠狠的说:“ 你王三丫真的是甲更啦,你这样是不行地,你会很危险地,你在家里如果出了什么事情,我都不知道,咱家住的是顶楼啊,有事你叫谁都听不见的啊!你这个人怎么傻这样了捏??”

 我笑嘻嘻的说:“恩,恩,我甲更了,你要有思想准备,我说不定会把傻子弄家来养着。”

 老公暴跳如雷:“反了你这个甲更!我混地不如傻子有人给送饭,我回来还得给你做饭!明天我还把你锁屋里!!”

 

晚上,我睡不着觉,琢磨着明天早晨,做沙锅金饼,带傻子一份儿。

半夜,楼道里傻子也没有觉了,他开始咣咣踢暖气管子,然后,还大声唱歌。

楼里人都被他吵醒了。片刻,楼道里喧嚣起来,几个男人连打带骂的声音传来:“让你在这里猫冬是可怜你,你开始闹人啦?”

“谁家给你送的饺子吃?”

“你有吃有喝不想走了是不是?”

“你上这儿来当老太爷子来啦?”

“在这里吃香喝辣地不叫我们睡觉,你,滚!!”

 一阵噼里啪啦的打骂声过去,楼里恢复了往日的宁静。

 

老公醒了,轻轻推了我一下,幸灾乐祸般的说:“哎,甲更三丫啊,你对他好,他没福消受。”

我张开网上偷菜熬得满是眼屎的眼:“这就是人们常说的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?”

老公说:“甲更三丫啊,人那,心善应该是偶尔地,你供傻子一饥,也不能供他百饱,他肯定有要饭的地方,你没看见窗台上摆的那些垃圾,臭的要命,肯定是在饭店拣的。”

我幽幽的说:“恩,心善是应该偶尔地,甲更是需要多多休息地,明天早晨俺就不起来做饭了,傻子爱上那要就上那要去吧,你爱上那吃就上那吃吧。”

我翻个身,进入了一个浮浮沉沉的“甲更”梦境……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07)| 评论(15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