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玥珺情感

从心开始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玥珺随笔】那一天……  

2010-06-19 19:06:10|  分类: 【小说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 

那一天……

文/王玥珺

 

 

女孩怀里抱个大书包,慌里慌张进门,飞快地望下身后,二话没说,径直奔到我这里来,弓腰低头钻进桌子底下,蹲在那里,躲了起来。正蹙着眉头聚精会神地翻看近几天流水帐的我,被这位仓皇的不速之客,腿边冷不丁儿冒出来的人,吓得差点惊叫出声。

 

“嘘!——色狼!”紧张的小姑娘连忙竖起一根食指,努嘴示意,压低了声音,仰起的脸庞清秀苍白,黑黑的眸子里跳动着乞求帮助的光。愠色满面,刚要发作的我,一下子明白了女孩儿的意思,把涌到嗓子眼的叱责话生生咽了回去。事实上也不容我嚷出声,因为我瞧见一个男人急匆匆经过宽大的窗下,探头往里面瞄了一眼,推开玻璃门,尾随进来。

 

“啪!”我猛地合上帐薄,疾步迎上前去。本来心情极庋不悦,又从一个惊恐不安、至多十一二岁的小丫头嘴里听到被“色狼”追扰,我的气愤如火般窜上来了,妈地,什么世道!这个缺德带冒烟的男人!真是色胆包天,光天化日之下,对一个穿校服的孩子下口了!谁家没有姐妹?哪家不养孩子?

 

“先生!你——有事?”口气生硬、冷峻,眼神乜斜,掩饰不住鄙夷。与其说招待客人,不如说找碴儿、挑衅。在忙着招待顾客营业员,都回过头来惊异地望着一反常态的我。

 

“色狼”压根儿没留意我气哼哼的态度与表情,只顾四下看,边抱歉似的点头摆手,边环视柜台里外,眉头拧成结,一脸疑惑和忧虑。他若有所思,欲言又止,最后轻声说句对不起,转身离去。

 

说实在的,这中年男人白白净净、斯斯文文,看样子像医生、像教师、像公务员,怎么看就是不像“色狼”。否则的话,我轻易不会让他这么潇洒走一回。

 

我目送他上了马路边一辆深色轿车,缓缓开走,恰好与坐在车里往这边看的女人打个照面。那是张年青端庄的俏脸。隐隐约约觉得不大对劲儿,我好奇的招呼女孩起来,想问个究竟,却发现小姑娘猫在身后,正探头探脑向外张望。

 

“怎么回事?这时候,你该在学校哇?”

 

“嗯哪,马上就去!”

 

女孩儿脸一红,爽声答应,将书包向后一甩搭肩上,抬脚就走。门口,她拉着不锈钢扶手,忽然转过头:“谢谢阿姨!”然后挤眉弄眼地吐下舌头,跑了出去。她左右望了下来往车辆,瞅空儿飞跑过马路,乐颠的上了人行道,高束脑后的马尾辫悠悠地甩动着,眼见她进了斜对过一家网吧。

 

有好一会儿,哭笑不得的我,隐约有些忐忑不安,回忆刚才“色狼”进门时的神情,她觉得受了小丫头片子的愚弄,很有可能帮了倒忙。

 

咳!如今的孩子古灵精怪,有时候,也象大人们那样不可捉摸。 后来知道,她叫小翎,附近中学的新生。整整一个学期,她几乎天天从我的店前路过。因校规时间限制,每次来去匆匆。不大远的路,有时和同伴坐人力车,有时四五个丫头小子挤一台“的士”,叽叽喳喳的来,嘻嘻哈哈的去。时间稍有宽裕,她会往网吧跑。饭时,经常在附近那家餐馆遇见她,有就餐的人多,服务员忙不过来。在她授意下,有几孩子们常常把自己用过的餐具、饮料瓶、餐纸之类东西,不声不响地收拾利索,然后离开。看得出来,她是伙伴们的头儿。

 

每次见到我,她总是姨长姨短的相当亲热。提及那次事件,小丫头满面通红,不好意思地掐我一把,低眉弄眼地四下瞧,生怕让同伴听到。果然叫我猜中,她急不择言称之“色狼”的男人原来是她爸爸。我敛住笑,拍了她一巴掌,疾言厉色地叮嘱,再不能逃课……天下父母无不希望……

 

“哎呀,知道……知道错了!阿姨您别说啦!……”小姑娘鸡啄米似的点头,显得有些不耐烦。她突然话题一转,问我家里有没有女孩子在上学?

 

“有哇!怎么?”

 

“挨欺负找我呀,我可以保护她!”小姑娘挺了挺胸,澄澈的大眼睛忽闪着,认真地说。我强忍住笑:“好的。我会告诉女儿。--可她已经参加工作了呢!”女孩楞了一下,随即说:“阿姨您有那么大的女儿了?她一定很幸福了。”说完,小姑娘羡慕的眼神,逐渐黯淡下来,然后,低着头,若有所思的离开了。

 

小姑娘失落的背影,一下子勾起了我对往昔美好日子的追忆,沉寂心底许久的母爱和对女儿的思念,瞬间浮上心头。我急忙快走几步撵上她,拥她入怀,轻轻摩挲着女孩的头,声音柔柔地说:“你一定要听爸爸妈妈的话哦,努力学习,将来也象姐姐那样读大学,找到理想的工作,回报父母的培养。瞧你爸爸,儒雅有风度,一看就事业有成;再看妈妈,又年青又漂亮……

 

“妈妈?”女孩儿猛地从我的怀里挣脱出来,抬起头,小脸由红渐白:“您看到跟爸爸在一起的那个女人?”

 

我点点头,惊讶地望着女孩儿。瞬息间,小丫头换了个人似的,面目冷峻,大眼睛里喷射出吓人的怒火,燃烧着她这个年龄不应有的仇恨。----

 

“不,她不是我妈!她是个坏女人!”女孩突然激动起来,拖着哭腔大声嚷:“她抢走了爸爸!----没有她,我们好好的家不会支离破碎!没有她,妈妈绝不会跟疯子关在一起!没有她,姥姥不会瘫痪、姥爷又要照顾我!没有她,爷爷不会一心抱孙子嫌弃我!没有她,我不会象个有钱的乞儿一样,逃学上网、偷偷吸烟、交朋友,四处讨要关爱和亲情!”

 

她呜咽着,抹了一把泪,冷笑:“爸爸?除了钱,他给过我什么?阿姨,告诉我:既然这样,他为什么生我!—为什么?”

 

震惊。女孩儿的哭诉及愤懑的质问,让早已泪眼迷离的我大为震惊。想不到她幼小稚嫩的心灵,竟承受着这么沉重的苦痛,触动的瞬间,一时目瞪口呆,执手无语,顿觉心灵迷失。率性诡谲、顽皮固执、嫉恶如仇又富有心计。从小姑娘身上,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童年的影子,因此打心眼里喜欢这个不做作的小姑娘,自然多了几分忧虑和牵挂。女孩儿怎么从身边跑开的我未注意,只是呆呆站在那,咀嚼她出门前哭喊出的那句话:“我恨她!我恨他们!”

 

 出事那天是端午节,小翎上午补完英语,要冰冰陪她一起去医院看望妈妈,还带着几个她早起亲手煮的笨鸡蛋,妈妈不认识她,却喊着她的名字。小翎伏在铁栅栏上哭, 穿白大卦的叔叔劝了她好久。

 

冰冰流着泪回忆说。路上,翎翎频频回头望着医院方向,告诉她:去年的今天,妈妈亲手包了好几种口味的粽子,还做了一桌好吃的,启了红酒,和她一起等爸爸回来过节。

 

冰冰是翎翎最要好的同学和朋友。她俩从小学一年级就同在一个班。她是生活班长,翎翎是学习班长。 

“我们俩从医院出来,小翎很反常,她边抹眼泪边找电话亭,给一个要好的男同学打电话,告诉他在你家店里等她,还非撵我回家。谁知道……”冰冰瞥了眼我,又哽咽起来,低头抹眼泪。

心,像被刀子冷丁剜了一下似的剧痛,那天我没有去店里,追悔不及。倘若我在,事情也许是另外一种样子,悲剧也许不会发生。

 

营业员讲述了翎翎过来之后的情形--
 
  听说阿姨不在,她样子很失望。店里没什么客人,她转了好几圈,像有什么心事,坐立不宁。小李叫她吃粽子她也不吃,以为她有什么事,建议她给您打电话,并告诉了手机号码。她急忙摆手,连说没什么事情。小李清楚地记得,她出门之前,把给她吃那个粽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,瞥了一眼墙上的电子钟。

 

翎翎走后不久,一个与她差不多大、胖胖的男孩儿匆匆匆忙忙闯进来找她。小李见过,曾往一起和她去网吧的那个男孩。咦,没迟到哇!md!男孩也看了下电子钟。小李看他嘴不干净,嗔问他一句,怎么说话那你?男孩儿眼一翻:咋地?说我媳妇害你啥事?

 

当天晚上,人们纷纷议论一件新闻:一个漂亮的女子,在自家楼下被人刺成重伤,一把崭新的水果刀深深扎在肚子上。丈夫弃车奔过来,她已倒在血泊中。据说女子怀有身孕。令人唏嘘不已的是,行凶者居然是位十二岁的小姑娘。警察过来带她走时,她仍站在轿车旁一动不动的发怔。顺她视线望进去:后座上赫然一包精美包装的大粽子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18)| 评论(4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